8月28日下午14时许贵州省安顺市普定县一民房内卢某良(男,42岁,贵州省安顺市人)低下头双拳紧握在胸前专案组人员将其铐上手铐 “横峰2005.2.25”案件画上句号

  这是今年温岭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破获的第3起命案积案,也是这个月破获的第2起命案积案。

  女子惨死家中

  嫌疑人身份成谜

  2005年2月26日,元宵佳节刚过,年味渐散。已经一天没有见到自己女儿的叶大妈来到女儿的住所。推开女儿的房门后,叶大妈傻眼了,房间内一片凌乱,电视机的声响让叶大妈愈发心神不宁,她喊着女儿的名字依然无人应答。直到叶大妈走到床边,她才发现床单已被鲜血染红了大半,自己的女儿双腿垂地早已没有了呼吸。瘫软在地的叶大妈,拿起手机颤抖地拨打了110。

  几代刑侦人的坚持

  嫌疑人身份浮出水面

  接警后,温岭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。经查,死者杨小兰(化名),横峰街道马鞍桥村人,42岁,是个单亲妈妈,交友广泛。现场的柜子、箱子均有被翻动的痕迹,电视机开着,杨小兰平时随身携带的钱包已空空如也。在整个侦查过程中,囿于当时的侦查条件,除能初步分析是一名男子所为外,无其它任何有用的线索,案件陷入僵局。为能确定嫌疑人身份,专案组耗费大量人力,除了对居住在杨小兰住所周边的人进行逐一排查之外,还排查了杨小兰生前经常去的小店及其他公复场所。当年居住在横峰街道的人口总计10万余人,即便是大海捞针,专案组也始终没有放弃,但案件一直没有突破性进展,犯罪嫌疑人究竟是谁,依然毫无线索。

  直到今年8月11日,公安部传来一条重要线索:根据当年现场遗留的痕迹,一贵州籍卢某良极有可能是“横峰2005.2.25”案件的犯罪嫌疑人。获此线索后,刑侦大队重新建立专案组对该条重要信息进行甄别研判,经过半个多月的工作,8月26日,由刑侦大队教导员薛凌辉带队前往贵州开展抓捕工作。

  十五年了

  终究难逃法律制裁

  当年,在知道自己犯下命案后,卢某良有想过逃,但他不知道要逃往何处。面对铺天盖地的排查,他也很害怕,可又觉得最危险的地方会不会反而最安全呢?就这样,他心存侥幸地在案发后躲在横峰周边的山上,与警察玩起了“躲猫猫”:警察往东边查,他就躲西边,警察在街道上查,他就躲山上去。后来,他为逃避赌债,逃回贵州安顺老家。

  据卢某良交代,当年因为赌博之事,与杨小兰发生口角,记恨在心,加上自己的生活费都输了,越想越生气,于是等到晚上在该杨回家的时候尾随其后,想要伺机报复顺便弄点生活费,没想到一时冲动犯下命案。

  在犯下命案后,卢某良的心理压力一直很大,尤其是这几年,他觉得自己甚至有点神经衰弱。特别是在电视上、网络上看到那些身背命案逃了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后依然被抓的,他心理的负担越来越重

  

  他说:“我已经连续五六年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了,根本睡不着”。

  8月30日,卢某良被抓捕组押回温岭。(梁艳)